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杭州日报2009年12月15日报道

时间: 2011-10-5 15:09

作者: greenlife

 查看:(1549)  评论:(0)

摘要: 期待更多的人来关注我们的地球全新BMW730Li杭州“环保”上市http://digi-hzrb.hangzhou.com.cn/ 没有崭新的样车,没有靓丽的车模,没有传统歌舞表演……嘉宾们听到的却是一位热爱祖国的日籍华人易解放女五年来在内 ...
期待更多的人来关注我们的地球全新BMW730Li杭州“环保”上市http://digi-hzrb.hangzhou.com.cn/
     没有崭新的样车,没有靓丽的车模,没有传统歌舞表演……嘉宾们听到的却是一位热爱祖国的日籍华人易解放女五年来在内蒙古库伦旗辛勤植树50万棵的感人事迹以及一场时尚、环保的T台秀。12月4日,宝马在杭四家授权经销商——浙江金湖、杭州宝荣、杭州骏宝行、杭州宝信联合在休博园举办了一台别开生面的全新BMW730Li上市会。
在沙漠种植一棵树并使之成活需要多少钱?100元还是50元?NPO“绿色生命”组织负责人易女士告诉大家,只需10元钱。为何要在沙漠种树?易女士说,2003年,她失去了一直默默关注中国环保事业的爱子后,毅然决定,回中国,去沙漠,植树造林!五年来,易女士和她的“绿色生命组织”一直坚持在被称为“八百里瀚海”的内蒙古科尔沁沙漠种树,越来越多的环保人士为她的事迹所感动,在慷慨解囊的同时纷纷身体力行。
    “众所周知,宝马集团是一家社会责任感极强的企业,并一直致力环保低碳的社会公益事业。全新BMW730Li是一款名副其实的CEO之车,是那些能够担当商务责任、雇员责任和公众责任的真正领导者的座驾。我们绿色生命组织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保护我们的地球,而宝马集团则通过不断创新的技术,在可持续发展和节能减排方面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特别感谢杭州宝马授权经销商对我们组织的支持,更欢迎杭州的宝马客户明年开车去内蒙古科尔沁草原植树造林,同时也期待有更多的人来关注我们的地球……”年已六旬的易女士掩饰不住激动之情,几度哽咽。
        一直致力于环保事业的杭州BMW授权经销商浙江金湖、杭州宝荣、杭州骏宝行、杭州宝信向易女士表示,每销售一辆BMW730Li,即向NPO绿色生命组织捐赠十棵树苗,以此帮助内蒙古库伦旗地区恢复原貌。同时,呼吁现场的所有来宾一起参与到节能减排、环保低碳的行动中去。
         这是一个感人至深的环保之夜;这是一个启迪人生的完美之夜。
    沙漠中的解放之路
    http://digi-hzrb.hangzhou.com.cn/
常有记者问我,你做这些事,图什么?我说,我什么都不图。我只图我的孩子在天堂幸福、安详。仅此而已。到现在为止,也仅此而已。
  我的名字叫解放,因为我是上海解放的第二日出生的。
          我是新中国的同龄人。我个人的生活,也一笔一画地印证着国家、时代的发展。
          三年自然灾害,我饿过肚子,作为家中的长女,每天早上四五点钟起床去买菜。初中毕业去江苏农场“修地球”。改革开放,我发奋读书,当上了电大的老师。
          1987年,我去了日本。那一年我38岁,完全不会说日语,从零开始,一边打工,一边过语言关。不到半年,我就能在当地报纸上发表文章了。一年半年后,我考上了日本最好的御茶丿水国立女子大学。单枪匹马奋斗了一年半后,我先生来到了日本,三年半后,总算接来了儿子睿哲。
          我出国的时候,睿哲刚读四年级。出国所有的苦我都能忍受,就是思念儿子。1991年暑假,儿子可以来日本读书了,我不知有多开心,一家人终于苦乐都在一起了。
          今年六月,本该是我从工作多年的日本JTB旅游公司圆满退休的日子。我先生在东京开了一家诊所,生活足够了。睿哲是那么优秀的一个孩子,如果没有遇到不测,也早该成家立业了吧。
           如果睿哲没有出事,这就是我们一家人在日本的生活,中上水准,平淡、充实而幸福。
  睿哲初到日本,适应得并不比大人容易。因为刚到日本日语不好,他曾遭到同学的白眼。  睿哲到日本读初中,上学没多久,就和日本同学干了一架。这种事情,在他一生中,就这么一次。起因是班上的几个日本同学讥笑他发音不准,自尊心很强的他忍无可忍,揍了那个带头的。班主任老师上门告状。那老师是英文老师,但英文发音不好,我儿子偏偏要纠正他,老师看着睿哲不舒服。老师的告状显然有些偏袒对方。我说,不是我包庇自己的孩子,从小到现在,我从来没听他说过一个粗字,是个非常善良和气的孩子。他打架,一定是有人欺负他,无法容忍反抗了。
           那天儿子回来,战战兢兢的,蹩进了屋里,生怕我惩罚他。 我却对儿子说:“今天你做了一件扬眉吐气的好事,妈妈要表扬你。如果你今天不回手,你就会被一直欺负下去。你让他们看到了力量,以后再也不敢对你说三道四了。但是有一句你听好了——下、不、为、例。”儿子会心地点点头。
  我说:“我们在人家的土地上生活,你必须比他们强2倍、3倍,你才能站得住脚根,真正的志气不是体现在拳头上,而是在学习上。儿子听进去了,发奋学习,三年以后,他考进了比欺负过他的同学好得多的高中。算上学语言的半年,他用了三年半,就持平了日本孩子读书九年的课程。儿子很仗义,始终不肯说出那几个伤害过他的同学的名字。他说,这是同学的隐私,不能说的。直到他离世,都守着这个秘密。  
        我们住在东京都,有时半夜听到街上有女孩叫:抢包了!睿哲总会从被窝里跳起来,冲出去追那个抢包的。“你别去,危险!”结果弄得儿子起来追坏人,我起来追儿子。  
        我的睿哲,就是这么善良、正直、有情义。
        睿哲考进高中,是班里唯一的中国人。第一次考试,就得了全班第一名,老师、同学刮目相看,选他当班长。高二时考出了日本文部省认定的会计一级证书,类似于我们的会计师职称。一些同学连四级、三级都没考出,睿哲主动帮同学补课。家长会上,家长们把我围在中间,“感谢杨君帮我们孩子提高了成绩。”那是我最自豪、最光荣的时刻。
         睿哲考进了日本中央大学,全日本六大名校之一,我奖了他一辆摩托车。
        为了这辆摩托车,他爸爸到现在还抱怨我。
        儿子会开着摩托车带我去兜风。送我上班。日本妈妈们眼热得不得了。日本孩子上初中以后,与母亲并排走路都不肯,摩托车后面坐老妈?坐女朋友还差不多。日本妈妈没有这样的艳福。
        他父亲有一段时间到加拿大研修,孩子心细,家里繁重的购物等活,都会自告奋勇地提出来去完成。我身体不舒服时,端药掖被,烧饭煮菜,比女儿还贴心。
        我的日本朋友也都很喜欢他,说“杨君有主见”。我有条件可以入日本籍,我试着征求睿哲的意见,他不同意。他说我是中国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干吗归化?虽然他喜欢日本,但在这个问题上他很坚决。
        新鞋不跟脚,他回来换旧鞋。就是这么一点微小的时间,残酷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2000年5月,难得的黄金周的半个休息天,我们在家里边吃早饭边看电视,看到国内华北等地沙尘暴的情景。睿哲很认真地说:“妈妈,我大学毕业后,要回祖国去,到沙漠去植树,要么不干,要干就干大的。”
        我命不好。也许我不应该拥有如此完美的孩子。说过这句话的两个星期后……
         2000年5月22日,星期一早上,睿哲赶着去上课。我说,不吃早饭了?他说,来不及了。刚出门,他又回来,说新鞋不跟脚。在玄关换回了旧鞋,急匆匆地说了声“妈我走了”。我只来得及看到他的背影,那么利落,朝气蓬勃的孩子,竟会永远的走了。
         儿子出门10多分钟后就出事了。他骑摩托车,被后面一辆摩托车蹭倒。那个车主只是骨折,可是睿哲的车马力足,一下子撞向了隔离带。医生说,睿哲是当场走的。
         9点20分。他摔坏的手表永远定格在这个时刻。
      “我不知道那天儿子会出事,早知道这样,我就不会让他出门,哪怕旷课也不让他走……”
         我像祥林嫂一样,逢人就说。我不愿意再回想那一天,那个早上,那个时刻。睿哲出门急,他连早饭都没吃就这样走了。我的孩子,他饿着肚子走的,我欠他的,我永远欠他的! 
        和尚告诉我,你的儿子是天上最闪亮的星辰。儿子走后,我确实注意到我们的屋子上方有一颗闪亮的星星。我每天下班的时候都要和那颗星说好久好久的话……  
        孩子走了,我的世界崩溃了。
        整整两年,我没有办法接受现实。儿子的房间,每样东西都按原样摆着,看一眼我就泪如雨下。门外响起脚步声,我都以为是儿子回来了,跑过去开门……马路上看到背影像儿子的骑摩托的小青年,我会拼命地跟在他后面追着喊儿子的名字。
        我想再见儿子一面。听说京都有一个大和尚,能让死者与生者对话。我托了人,花了很多钱去找他做法。
和尚与我谈了很久。可是到最后,我和孩子根本没能对上话。那一天我哭天抢地。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我再也见不到我的孩子了。
        大和尚教我心宽一点。他说,睿哲的星象非常光辉,他不是无缘无故走的,他是为了拯救富士山而离去的。当时,正是“富士山火山爆发”的说法最厉害的时候。睿哲走后不久,伊豆一座小火山爆发了。他的朋友们都安慰我,说和尚说的有道理。我知道都是安慰我罢了。
        孩子走后,他同学的家长来了,哭着说,自己的孩子不合群,是睿哲请他的孩子喝咖啡聊天;邻居老妈妈、大姐来了,哭着说,她们每次买菜回来,只要睿哲看见,都会上前帮忙提东西。睿哲的骨灰运回国时,他最好的同学和家长们一路陪送到上海。睿哲走后一周年那天,他的老同学聚集在东京台场公园,骑摩托带着杨君出发……
       我的孩子生命虽然短暂,他的人格却得到那么多人的认可,他的人生是光辉的。
       从在我肚子里算起,我的孩子来到这个世上只有22年多一点。就这么白白走了,太亏欠他了。既然他是为了拯救世界而来,那么,我要帮他完成一些事情。
       日本有一首诗:花儿虽然凋谢,但生命不止。凋谢,为的是来日重放新奇的花朵……
       我想起儿子生前说过的话:妈妈,我要到中国沙漠里去种树。
       我和先生商量,我们替孩子种树去。
       先生爽快地答应了。孩子没了,日本成了伤心地,我们也不愿待下去了。
       2002年4月1日,我从工作了13年的JTB公司辞了职。
       很现实的,我们俩辞职后损失的是每年将近一百万元人民币的收入。而且搞公益活动是要花钱的,但我们义无反顾。孩子没有了,挣再多的钱有什么意义?我的后半生,已经找到了新的目标。
       我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说动我的日本朋友,成立了一个“NPO(特定非营利活动法人)绿色生命组织”,这样我就能回国开展活动了。2004年,我和内蒙古通辽市库伦旗政府签订了一万亩生态林的援建项目,“NPO绿色生命”要在10年内为库伦旗的一万亩沙地上种植110万棵树。植树资金由“NPO绿色生命”提供,并协同当地政府负责管理树木的成长。植树后20年不准砍伐,20年后所有树木都无偿捐赠给当地农牧民。
        看了这份协议,日本朋友害怕了,110万棵!那得要多少钱!他们怕背债。我说,你们不用出一分钱,只要支持我就好,资金我来想办法。就这么一句承诺,七八年来消耗掉我们打拼积攒的近两千万日元,还有一套房子。但我们无怨无悔!
        都说中国地大物博,看到沙漠,我才晓得我们是“地大物薄”。荒漠化的面积,占据了我国土地面积的将近一半,人口不断增长,地球何堪重负?
        我们的植树基地位于内蒙古库伦旗,位于科尔沁草原腹地,这里有一片塔敏查干大沙漠,蒙语的意思是“死亡之海”。这里的风沙,导致了东北和华北的沙尘暴。
        我第一次去考察,汽车从镇上往沙漠深处开去,人家越来越少,地上的车辙印子深陷,偶尔有稀落的草根暴露在沙地上,土壤的沙化很严重。车辆驶过,扬起一蓬蓬灰,一开口就是满嘴的沙土。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沙漠。阳光下,赤黑色的大地雄伟而壮观。听说以前这里曾是水草丰美的大草原。后来被垦荒,好好的草地开成农田。土层薄,没几年就种不出粮食了,沙化的土地逐年扩大。
        我从自己的积蓄,以及儿子的赔偿金中拿出一部分款项,作为种树的启动资金。我这么做,儿子一定很乐意。
        2004年4月22日。“22”这个数字和我有某种神秘的联系。我母亲出生是22号,我中学时的座位号是22号,我儿子走掉是22号,现在,4月22号,我在沙漠里种下了第一批树苗。
        去林场买树苗时,林场负责人听说我是代表组织个人出资来沙漠种树的,很爽快地将原本2元一棵的苗价降到了1元一棵。
         树苗从林场运到基地,要颠簸两个多小时。到了基地,还要再靠马车和人力才能把苗木运到沙漠里去。当地的共青团委组织了三百名学生和家长来义务种树,附近的村民也赶着马车来了。那天,沙漠里很热闹,大家一起开沟、挖坑,浇水,种下树苗。
         杨树苗细细的,弱弱的,像一个新生的孩子。我站在它们面前,捧着睿哲的照片,拍下一张照片。心里又是伤感,又是欢喜。
         一个星期后,一万棵杨树苗挺立在了沙漠里。
         当地老百姓都知道:只要易阿姨一来,准下雨。我心里明白,这是孩子在天上帮助他们,保佑我。
         我不会把我儿子生命换来的钱白白浪费。种树一定要选有地下水源的地方。但是当地老百姓说,此地已经大旱8年了。我们挖了井,抽取地下水,一棵棵地浇树,水渗到沙地里,一下就没了踪影。我在心里祈求:儿子啊,你要保佑妈妈,来一场雨吧!
         三天后,沙漠里下起了及时雨!
         2005年,我人还没有到,沙漠就开始下雨。2006年,我一到,又是下雨。2007年,我们种完树开始下雨。2008年,种完树下小雨,树长得挺好。2009年,我上了电视,志愿者一下子多起来,今年已经去了四五批。也是一到当地,就下雨,而且连下十天。  
         我们的植树成活率始终保持在80%以上。
         今年上半年,在北京的美国江森公司跟我去种树。我在心里说:今天要有重要的企业来种树,不能下雨喔。从沈阳机场出来,沈阳倒在下雨。快到库伦旗,雨停了。中午大家在地里吃饭,阳光灿烂。下午,志愿者回去了,晚上,天又开始下雨。你说,神奇吧?
        老百姓跟我打趣:易阿姨,你别回去了,我们把你供起来吧。我们这里就是缺水啊。
        朋友说我喜欢瞎闯,独木不成林,你有多大能力去解决荒漠化的问题?
        做每一件事都不容易。我们用孩子的赔偿金,在国内捐了一所希望小学,并让它和日本的小学结成姐妹学校。
        我们种树,最大的难题是资金。要买树苗,要维护,要灌溉,要培育,都要钱。8年没日没夜地干下来,非但没有一分钱的工资,还要支付必不可少的活动费运营费,那是个无底洞。
       从2004年到2007年,钱是哗哗地流出去,我是打肿脸充胖子:起初,日本没有募到多少钱,国内我也没有募到什么捐款。去企业拉赞助,他们说:我们给公益事业捐款,每年都有任务需要完成的。你们这个组织太小了,我们很感动,但有心无力。
       记得上初三的时候,母亲给我做了双新布鞋,放学下大雨,我舍不得新鞋,一个大姑娘竟然赤脚走回家。母亲问我为啥不坐电车,没有车费,可以向人借。我说,我宁可被人耻笑,也不愿意向人开口借四分钱的车费。
       可是为了种树,我已经不知道向多少人低过头,弯过腰。心情沮丧的时候,我想,我不能后退,我可以对不起任何人,但我不能对不起我的儿子。拉不到赞助,我就把自己的积蓄往里头填,每年支出都在10万元左右。
        2006年,资金最困难的时候,我把浦东的一套两居室卖了。为的是信守一个生死承诺。
        朋友说我,你都60出头,你老头也快70岁了,你们这是何苦呢?
        我说我们小小的平民百姓,哪能解决得了中国的环境问题?我是做一点是一点,能够解决多少是多少。仅此而已。
        我们的树将来全部无偿捐给当地,是一笔财富,只是需要耐心。这耐心,和恢复生态的耐心比起来不值一提。据说,在现在这种扬沙土上要重新积累出一寸厚的沃土,需要原生植被一层层地腐烂,需要等上百年的时间。
       我现在每年都要去库伦旗四五趟,春天栽树,夏天查看,秋天检查。春天种下小树苗,四周还是光秃秃的沙地,到夏天去看,小树周围的沙地上,一定会有绿绿的小草生长出来!种一棵树,可以解决四个平方米的植被,因为树木能把飘忽不定的草籽固定下来。有了树,草长了,鸟来了,小动物来了。以前沙漠里难得见到鸟类,现在三五棵树过去就有一个鸟窝。鸟是大喜鹊,翅膀展开有半米宽,专吃田鼠。有了树,断掉的生物链重新建立起来了。
      我们基地树木的成活率达到80%以上,五千亩树林,开车过去,一天都转不下来。美国和日本的专家都来看过,他们说,我们的成活率是个奇迹。成活最好的是杨树,第一期种下的有十米高了,第二期的也有五六米了,风吹过,哗哗响,大片大片的绿荫,又荫凉、又舒润。树多了,雨量也明显增加。
       种树以后,我们建议农民在树与树之间种点庄稼。农民种庄稼的时候肯定要浇水、施肥,顺便就看顾了我们的小树。刚开始,农民对种树的意义不了解,现在他们知道了,是拿到一个大钱包了。而且,每年来参加植树有工钱,孩子一年的学杂费有了。
        库伦旗年景好时,人均年收入也就二千元左右。我们的植树造林不仅改善了当地的环境,还帮他们扶贫助学,这个意义是我们的意外收获。
        今年我组织当地人试种了油莎豆,可以做菜、榨油、卖钱。当地的农牧民的生活太苦了。我每次去,都会带一些衣服啊书啊笔啊去分发。你在种树造林的时候,不关心农民的生活,他们是不会有积极性的。
        一万亩生态林完成后,我要不要隐退,还是继续干下去?继续干下去,是没完没了的烦恼、辛苦,也许到死为止,也不一定看得到出口。但是做到今天这个地步,我早已不是单纯为了儿子了。
        2008年开始,我种树的事情被媒体报道了,资金问题有了转机,不断有社会团体和民间个人上门来捐款,要求做植树的志愿者。有捐款者跑到我们家,往铁门里丢进一个信封,里面放着2500元。每一笔捐款我们都清清楚楚地记着,每一笔钱我们都会用到种树上去。
        今年我们已经带了四五批志愿者去沙漠,到现在为止,已经种下50万棵树了。还参加了旅游卫视的一个电视活动,“2009 我的梦想”。我得了“公益梦组”一等奖,50万奖金还是李宇春给我颁奖的。这笔钱加上其他捐款,明天世博会召开之前,我就能再种50多万棵树,可以提前三年,完成一万亩、110万棵树的植树目标了。
          我还想到人们心中去种树,打算花个两三年时间,重点放在宣传上,号召老百姓,推动政府机构,去普及生态保护。
          我很急,能不能每年每个人都跟着我们去种上5棵、10棵树?能不能每个人都从爱护身边的环境做起?
          我在做一个“百万母亲百万棵树”活动,号召每位母亲捐出10元钱,种养一棵树。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企业来关心我们。你们杭州也有很多大集团,能不能帮我们呼吁呼吁?比如我想在沙漠里埋水管,像新疆的坎儿井那样,慢慢渗水,把没有水源的沙地也利用起来。
         今年夏天,我再次去了植树基地,陪着一对日本夫妇。他们的女儿,曾被派到中国帮助搞生态环境。不幸的是,她也像我的孩子一样因车祸去世了。她的家长从朝日新闻上看到我的报道后,给我们捐了三百万日元。为了感谢他们,我邀请他们来植树基地,为他们的女儿立碑纪念。
        那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杨树林飒飒作响,大喜鹊从我们头顶飞过。我们两对父母,站在纪念碑前合影。天下父母的心是一样的。我们的心里都有一个伤口,它永远不会愈合。我们要以自己的方式,让孩子得到永生。
         就在沙漠深处,还有另外一块纪念碑。那块碑已经破旧了,那是我种下第一棵树苗的时候,为睿哲立的。碑上的铭文,是我们写的:“你是一棵树/无论活着还是倒下/都是有用之才/活着/为阻挡风沙而挺立/倒下,点燃自己/给他人以光明和温暖。”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24小时
周排行
月排行

推荐阅读

更多 +

热点排行

更多 +
  • 随手扫一扫

手机版|小黑屋| 绿色生命

GMT+8, 2020-8-16 00:14 , Processed in 0.01101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绿色生命

Copyright © 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