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查看: 1079|回复: 0

向善向爱,随绿色生命组织易妈妈在内蒙的一次追梦之旅

[复制链接]

125

主题

142

帖子

104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41
发表于 2017-5-29 11:4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向善向爱,随绿色生命组织易妈妈在内蒙的一次追梦之旅

" s7 A& v/ o2 r! g+ y2 ^3 C
山西晋城志愿者   吕廷宏
                                          

0 \+ ~- \$ i5 |3 X" K) [" c
# A7 i  q; l- q4 K

, ~! M) X" U; |6 X3 C0 x+ H$ F/ c
$ N4 m4 ]8 W0 t6 u* j# i
回忆是美好的品味,回忆是温馨的春梦。当内蒙植树之旅半个月后我整理写就之时,呈现在眼前的尽是那次魂牵梦萦、激情膨沛、意味深长的爱心之旅。

1 b& g( i1 X8 ~$ l1 [* R3 y# n$ S/ w' s: }& E
                                  期  待

8 U$ F3 s4 ]! o2 R4 m3 H
: f) X" L. D# t1 e! F       作为NPO绿色生命组织特别是易解放妈妈的一个“粉丝”,自三年前从电视上看到并被她的故事感染后,便一发不可收拾,跟着易妈妈到荒漠植树,为绿色生命组织添砖加瓦成为一个美好的愿望,成为心中一个不了的“结”。$ b" p/ O: O+ Z& a1 \
       于是,去年春天的一天,我便从网络上搜,看如何联系这个多少有些神秘的NPO。搜到了,而且看到了下面的办公地点和联系方式。我试着拨打预留的电话,一打果然通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再听,正是易妈妈,她说她现在正好和志愿者们在沙漠里植树。无比异常无比激动,听着她遥远、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我仿佛置身于遥远的沙漠和无边的天际。到内蒙植树,给荒漠添绿,亦或能在那里遇到易妈妈,该是一件多么值得、多有意义、甚或庆幸的事啊。( ?4 b0 K! e7 Q, ]9 ?6 p& ]+ N
      心之所向,梦之所在。今年二月下旬一天的下午,我突然觉得有段时间没进绿色生命网看看了,上网查看,果然就在两个小时前,绿色生命刚刚发布了2017年的植树计划,仔细查看之后,我便义无反顾的填报了五月上旬的磴口植树行程。6 R! C, s. {, J; S
      报名之后到行程之前的三个月里,充满期待,充满快乐。等待,核对,咨询,打电话,短信联系,再核实,确定,选车,订票。期望中存些担心,孤独中品味惬意,追求中感受快乐,直到出行的那一天。
1 t3 u1 P2 t- |/ B9 ^9 r& h( {2 {
6 f/ R. l1 J2 i% j0 D, f
6 t, @- V8 P+ i. a& H- q& y

- A$ W5 @, w" C0 b6 M$ p: p# Z- u' R1 p5 n, S* X3 q
6 h9 W& Z, O% P, v' S% R/ v
0 v5 B5 \8 T3 i  ?  h7 |' y; I
                                去往内蒙
1 d- i2 X6 y, e' q, k( z
! o: X' N& v, ?5 a5 a3 {, |# o
      在和家人商量安排好、让父母和家人尽管放心以及办理了有关手续后,我收拾行囊踏上了内蒙的旅途。
/ K& w6 Y. X  J3 G! w/ g, x. s      从晋东南的一个小县城坐火车到达北京,一夜时间。在北京等车的白天,我挤时间参观了颐和园、奥运村。当晚坐火车去往此行的目的地--内蒙古西部巴彦淖尔市的磴口县。. Q* g+ a2 t4 B! {$ Z  l! J4 j
      乘坐长途的夜行火车,需要些忍耐。躺在卧铺的床上,半睡半醒之间,感觉到火车每隔一两个小时便停靠一站,下了些人又上了些人,所报的站名由较为熟悉的张家口、大同、呼和浩特逐渐变为陌生的萨拉齐、五原、乌拉特旗等。晨光中慢慢苏醒之后,从窗口遥望,已是旷野、平原和山脉交织的内蒙古大地。火车一路向西,陪伴我们的是北面离路直线距离不远但从呼和浩特到五原约二三百公里长长的大青山。长龙一般的大青山静静的横躺在高原之上,自东向西,巍峨挺立,犹如自然界的长城一般,不怒自威,忠诚的守护着它脚下的这片土地。突然,我脑海中冒出凤凰传奇组合演唱的那首火热一时的歌曲《最炫民族风》及其歌词“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歌词中的青山不就是眼前这条长龙似的青山吗?不觉精神抖擞起来。4 Q! z( Z$ @* K! i0 J# l
5 E% P3 r& C' x* Z5 X

  n! e5 W: W' D7 b" K! e. {3 y8 N
                           黄河大坝 三盛公水利枢纽工程
9 y& n  Z6 E  [7 w9 {
3 P0 ]. J9 }' @! x
1 L3 x- R+ V; D2 }
" L0 e  Q' U, }4 O
2 e' C- p/ p' N& n" e; V

. z. o. ~( m% L. i! j" m8 q  T9 f( k: g) M" g
                                           乌海机场
9 f3 r. D5 a) J' P8 X

6 U3 G" p% e( y. o; L" t/ ]
志愿者在三盛公水利枢纽大坝观景台合影

  G' n7 y" ^. R! y1 w
# i; s8 r8 ~4 |( s* o, F" H9 ^% F7 T
                             拥抱内蒙

, R+ \* ^9 Y) ^+ X  F     下午三点多时,磴口到了。巴彦高勒车站。没想到的是,一出站,就有人打着彩旗迎接客人,还没看清上面写的内容是什么,就已听见有人不停的喊欢迎绿色生命志愿者,而站在最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易妈妈。只见她一个一个和出站的人握手,向她们欢迎,还向熟悉的人们致以热烈的拥抱。我是第一次来,个人报名,不太清楚随行的人有多少,没想到此趟列车在磴口下站的人居然多半是绿色生命的志愿者们,好几十个人。绿色生命的旗帜和在易妈妈带领下的志愿者们,成为此时此刻这个车站的主角和亮点。象远行的游子回到故乡见到亲人一般,当易妈妈用她温暖的手和我紧紧相握之时,我的心一下子热了起来,难抑激动。我是幸运的,幸福的。此行的数十名志愿者们是幸福的。
* z4 n/ o& |* a4 }      内蒙之行的第一天就这样开始了。两辆大巴车把我们径直接到了此行的第一站。易妈妈带我们参观了三盛公水利枢纽工程的核心地三盛公大坝。大家参观了展厅,聆听了关于黄河在此被大坝拦截和分流的介绍。登上大坝楼顶的观景层,顿时豁然开朗。向南看,黄河之水天上来,浩浩黄河水从遥远空旷的天际边缓缓而来,在人字形大坝的阻挡下,一部分黄河水沿河道下流,另一部分则在分流坝下面沿渠道流向西北方向。分流的这部分水,正是著名的河套平原的灌溉用水,灌溉面积达400多万亩,三盛公水利枢纽也因此补誉为“天下黄河第一闸”。由鄂尔多斯高原和贺兰山、狼山、大青山围成的银川、河套平原两万多平方公里,在巨大的黄河水的冲积下地势平坦,土质较好,而得之于黄河水的天赐和人类有序开发的灌排水系统,使得塞北高原上出现了百湖之地和北方的鱼米之乡,成就了“天下黄河富宁夏”“黄河百害,唯富一套”的说法。而此项大型水利工程的名字却来源于著名的山西商人乔致庸家族在此创办的“三盛公”商号和后来的比利时国神甫德玉明兴建的“三盛公教堂”。如今,乔致庸和德玉明早已驾鹤远去,“三盛公”却以新的形式继续诠释着勤劳、智慧、信义的含义,让从巴彦高勒(蒙古语意为“富饶的河”)开始的河套大地永远泽惠天下,利民万物。
; x4 C) ^* s" o9 I  L1 Y3 m& W( x* n7 A1 {$ k) G

- R! {3 t+ `2 {- U' b) h3 ^7 Q5 o; S$ c: W; n

* H: i" t* C! K( |2 l9 `9 t8 @6 t
1 R( u& m% Q& j6 P& O  D
志愿们和易妈妈合影

7 Y. Z! t# _# K; |  l- G; b$ h9 s0 u, \  v: F# e  c
和北京来的席大姐、朱大姐、许大姐、东大姐以及上海、日本来的陈姐、杨姐,王姐、恭姐、小张等在一起
) o* _/ ?. A$ n9 Q7 b
+ f  l& H% b# E
6 K. T0 h6 W/ {8 `8 e" l$ G

) g! w! S, A  @. y
我和日本野田老先生

- w: L6 w) j% ^3 c0 X: C. m& u; r8 ~( I! T5 g# e
       晚上,绿色生命组织和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及志愿团体,为我们举行了隆重的欢迎晚宴,易妈妈亲自登台致欢迎词。晚宴上还进行了歌舞曲艺,献唱表演等。此行的主力阵容尚善爱心团队的队员们表现积极,热烈非常。来自于北京、天津、上海、陕西及日本等地的国内外七十来名志愿们,很快融成一片,心心相印。我和从日本来的野田先生以及几位日本华侨女士在一个餐桌,大家谈笑风生,沟通友好,甚是高兴。最后,晚会在当地小朋友们热烈欢快的舞蹈和亲手为每位志愿者献上哈达的仪式中达到高潮,欢乐之声和喜庆气氛久久回荡。8 R; \2 q6 `3 J7 U* i+ x" O

  ?, L! E/ @$ m/ }+ ?
植树开幕式

5 p$ i( U2 ?- H7 }$ [
1 W+ r( u9 `/ Q2 B* x8 Z7 _

2 K( F, a) i4 L9 W
+ B# M# d. W3 E& `& {; V% l0 z
9 _* s& T4 a4 K) c0 ~- X* _
                               沙漠植梭

# ?( H) \  }2 f5 j; A2 ?      然而,荒漠、高原、草原才是内蒙的主色调,在荒漠植树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
1 z( I" L% E9 v/ O# ~& `/ G  ^8 X      第二天上午,在易妈妈的带领下,我们趋车数十公里,到了植树所在地磴口西北的乌兰布和沙漠。去往途中,从城市到郊区,从郊区到农牧区,再从农牧区到沙漠,仅仅数十公里,但环境已然大为改变,荒漠、沙丘、戈壁逐渐成为视觉的主板,绿色成为稀缺,一望无际在这里得以很好的体现。空气清透,蓝天白云,少数的沙生植物零星分布在大地之上。道路就在荒漠之中,像一条白白的带子,随沙地蜿蜒其中,没有铺油,没有硬化,因为没有必要。8 r( J& g) G+ l2 ~4 Z1 P: Z
      目的地到了,一个不很明显的地段。有绿色生命的人,还有巴彦淖尔市发改委和当地共青团等几个组织的人,加起来有近200人。乌兰布和防沙局是主管单位。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植树仪式,防沙局领导、发改委领导、易妈妈进行了讲话,都是和防沙治沙、植树绿化、保护自然有关的内容。. o! D) n9 p) ?. f& w

& a0 c4 I  X, ^$ ^: T

% g* y8 s- C$ K
5 P) ]2 O8 ^! h" M7 M

# U8 c8 L" p/ F. X4 N# m
! `- R. j# i( T1 Z0 _: Z2 n

* u1 j- f5 m5 o6 O# ]1 r2 g' s4 E1 A8 @/ v  T3 g
. ^, H8 P/ N  Z& t

) d! C8 C/ e6 x' o) M  u+ B
      开始植树了,绿色生命组织的志愿者是一个团队。易妈妈为我们讲解,并和北京来的老志愿者席大姐一起为我们示范如何植梭梭。工作人员提前为我们选好了地址,划好了线,提供了梭梭树苗,以及水管,铁锹、铁杵等。大家穿戴好事先分发的服装和防沙防晒的帽子和面罩,分组作业。有的打坑,有的浇水,有的栽苗,有的回填。一个个饶有兴趣,快速的学习和劳动起来。在沙漠里植梭梭,技术不是太难,力度也不用很大。关键在于行动,在于干。而大家就是来干活的,只有一个目的,把树苗栽下去。炎阳高照,风沙扑面,风不是很大,但大家已经能够感受到风沙的威力。所望之处一马平川,一望无边,黄沙漫漫。我登上一个沙丘,往远望去,景象依然一样,只是看到更远的沙漠和荒凉。      
  H2 x  B& N( v5 k      大家有说有笑的干着,彼此相互帮助,默契配合。这批志愿者们,半数以上是妇女,半数以上人超过60岁。但每个人干活是那么的利落,那么的认真,那么的卖力。76岁的野田先生真是好样的,听不懂中国话,但在华侨的帮助下埋头干活,只偶尔傻傻的抬头笑笑,望望大家。其他志愿者们,一边干活一边交流,像是分享感受,又像是竞赛似的。干活间隙,大家纷纷拿起手机拍照,留下美好的场景和姿态。1 r9 U2 n# ~: A$ K& N- @1 k+ y, I
3 P3 x4 {: l4 k  x* J- g! d
+ T7 g- }3 c. b! d$ H! W, q( W

1 O( M1 T  z: U" q& f7 }1 N
美丽的苁蓉花
* \1 i* i1 N9 e- Y

7 f$ ~* c. O, Y- F- F# N. f# V
% c5 F3 S1 w* N/ L  r& Z

# l  w: C0 ~' H5 z* J

+ U4 H3 N: ^3 y3 G2 O8 T
+ ]( s) |% t2 U7 \2 A8 u7 d
      我们植的是梭梭树。梭梭是很适合于沙漠里生长的耐旱耐热耐寒植物,是经过专门人员精心培育的适合于人工栽植的优良防沙树种。栽梭梭还有一个优点是,用梭梭可以嫁接适宜在沙漠里生长的苁蓉,而苁蓉是一种名贵滋补中药材,当地民众可以嫁接苁蓉待长成后采摘卖掉换取一部分收入。工作人员还专门领我们看了长大的梭梭和嫁接后长成的苁蓉。苁蓉是沙漠寄生植物,寄主为梭梭,用根部和梭梭相连,完全靠梭梭的根系提供营养和水份。为此人们常把梭梭和苁蓉比作母子。苁蓉根茎长如棒槌,春夏之时花开满株,采挖风干后似莲藕样,肉质肥嫩,故美名曰肉苁蓉。看着枯萎衰弱的梭梭树旁一个个苁蓉迎风绽放,不禁心生感慨,这何不是一个古老、凄美而又现实的传说!  
' x8 j6 ~, t2 x3 }7 C3 `
, t% Z4 S9 }3 |8 a$ ^3 R
                          叹苁蓉                      
5 Q! O; z* R5 \- w$ R
        苁蓉长在梭梭旁,两根相牵似脐连;
2 S6 R1 V+ g; y7 Y9 r
        苁蓉长成身比肉,梭梭甘愿瘦如柴。
2 z5 u6 s" Y7 w1 D- s
        一梭连着数苁蓉,一苁一蓉皆开艳;
% P& E* X2 g( C" ^
        倘使苁蓉灵有知,自断连脐复又生。

; W& H2 z/ F) P2 V+ F6 e5 S9 E' H' e
) O; e/ f: W& T! m. C

& G- t7 _1 l1 l) K0 w% B      易妈妈说,我们栽的梭梭,两三年后就会长大,被嫁接苁蓉。那时,这片沙漠就会被治理,会更有生命,更有价值,更有意义,想到这里,大家无不兴奋起来。这也许是植梭梭的更美好的愿望和初衷?不远处,过去几年绿色生命志愿者种植的梭梭树已经长大成林,不少梭梭树旁的苁蓉挺立怒放。沙地上不时能看到铭刻着或北京、或台湾、或日本等等团队或公司名字的大石头或石碑。. J; Q, [0 l& @3 `1 ^
      一天下来,我们把任务完成了。收工,上车,回家。像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集体干活时一样,统一行动。坐在车上,望着新植的一排排梭梭,每个人都沉浸在喜乐之中,好像打了胜仗的士兵。是的,我们就是打了胜仗,是打了植树造林的胜仗,打了绿化祖国的胜仗,打了防沙治沙的胜仗。这,就是我们内蒙此行的最大收获。) ^5 q: t6 }# ?, `
9 b: P, z% R8 V  P% B
瑰丽奇特的大峡谷景色

+ Z  R, A, @$ M. D. N0 ~1 f% B) Q
: S6 c/ J) ^! D" z$ `/ b
0 c" o' v; a7 Q2 j

; F* T2 m7 @* R" W
" N( y5 L" t, E7 u& D5 ~( M5 B( n, Z

6 T$ B" t8 \3 d  V/ Y
                         浏览蒙西景色
" m" c) f' b: R2 s# R5 d
        除了植树,易妈妈还为我们安排了当地的游览,参观了阿拉善沙漠世界地质公园,阿贵庙,沙坡头等。在地质公园,我们看到了沙漠里的丹霞山地和沟谷,整个山红若火焰,沟谷里红石崖壁,红砂满地,被季节性流水冲蚀得满目疮痍。各色形状不同、变化万千的红色石柱、红色悬崖被形象的比喻成金猴、女王、巨轮、野兽等,信奉神灵的信徒们,则拣拾起一块块红色的片石,虔诚地堆放在大小山巅,一撂一撂地磊成金字塔形状,让人诚服。2 w; Z5 c! F4 s$ }% F
! Q! d: W. ]% _$ U4 H
阿贵庙
  C: U0 f% @7 j, n  Q0 h

/ r0 P$ f2 y$ ]5 ^

5 J! Q" x2 U& |# ~
* \7 i. l  y$ Y! S, k( V( C

# C$ ?1 g1 P6 O& N" b2 E) r
0 M1 H; x2 b' r
/ X0 m+ _) |5 Q
      在磴口西北的阿贵庙,我们看到了狼山山脉中的一座宏伟的藏传红教喇嘛寺庙。红墙金瓦,白塔高耸,巾幡飘曳,梵音绕梁。顺阶而上,悬座于半山腰的修行洞里,莲花生祖师佛像尊严,肃穆虔诚之景随处可见。接待我们的新任主持负责人介绍说将扩大开发此地,形成新的热门旅游景点。我们在称颂赞叹的同时,也隐约担心如此开发会否影响这片清朗的自然之地和宁静的佛音圣地?但愿一切称心如意吧。4 ^" ~# p; P3 L; _
! D7 p. I2 c! Q9 R6 k

" ~/ Q% j9 x1 H7 [) ^3 s7 o

! ^0 O/ N3 |" p; K$ N2 I
! J% \9 d, B% ^9 E$ W6 ?2 @, `( U% T

) m0 Z/ v; f4 S( V& ]4 U4 J+ l9 ]. }1 n

% C" {( v; u: n" N; \* t' R8 i* s- D
       在沙坡头,我们虽没有看到壮观的沙漠景观,但细密的黄沙还是吸引了我们,大家在干净的沙丘上暸望远方,或沉思默想,或大声呼喊,或手捧黄沙抛向远方,或站成一排,或排成心形,或手扯纱巾随风飘扬,来了一个痛快的人景合拍。$ L9 n: m) p$ C; ~# g9 x# d
4 o% ~& \5 J1 K& L7 u

7 L& m4 U% V7 Q+ L6 e& A: g
8 i  c* L, [* W6 x9 ^- @8 O# ^
; P' o# L( L4 U) @# ~
# J. b( K( f2 c) V1 X
: K3 S* `, N7 U3 T5 l

2 V9 @' S* [4 u# D* @- T# |4 \
5 Q5 H! r( j# ]0 f4 b1 X  e  g  D
: a8 Q. E6 H. U: H6 H
                   再见,不只是一句问候
4 ~' M& w! W7 ]8 }% ?( r4 r, V
      内蒙植树之旅即将结束,临行前一晚,绿色生命还组织了一场篝火晚会。汹汹篝火旁,大家尽情的跳舞、唱歌,手拉手,排成队,热闹非凡。有的唱流行歌曲,有的唱经典歌曲,有的唱日本歌曲。这一晚易妈妈跳的最好,跳的最美,唱的最开心。
& Y% R+ x" ?4 Q' h4 |% m6 K      时光飞逝,归期来临。当易妈妈带领绿色生命组织的雯雯、小赵等亲自把我们一一送上返程的车上时,我们再次拥抱,相约再见。9 e4 k( l# v7 z: K, w+ [5 t
      火车一路向东,返程而归。透过车窗,内蒙大地重新以胶片回放的形式展现在我的面前。内蒙之行的一场场,一幕幕,一声声,不绝的回荡在脑海心头。
8 U8 E. ]+ z4 {
7 J6 W; W+ a, D+ M  R% X2 F* P& G6 q

( g0 J; R% u3 k# w! T' W
磴口县车站

$ x( |: `+ F# D  C; u6 z

! n1 _6 C/ [6 X, o3 L/ d9 w# O5 K& a. d7 H  r5 w+ G$ T
3 o6 X( X6 E/ |4 l; W( H$ r
- F+ F. b' t6 O! R. K1 U
     正如在颠簸的沙漠中的汽车上易妈妈所说,此前不久的一场沙尘暴席卷大片国土,再一次警示我们,凝聚亿万人心,植亿万棵树,防治荒漠,刻不容缓。        我相信,在我们心中,再见,不只是一句问候语!
                                                                                再见,内蒙!再见,绿色生命!
: S* U8 L1 R9 `: ~" g- w, `) Y
        再见,易妈妈!再见,志愿者们!                     
. H6 P& J  M: w2 A  R

  m" {8 B( h! V0 v, |) l
" t9 v3 }( a- g+ }) U
6 ~5 ]4 h  X: `. n0 }3 w0 O6 ?0 J

  z! d) Q( r" D3 R3 u/ g
                               2017.05
5 k/ l- v; Q8 m. ?2 Z+ s2 Q' `& Y& h; V

9 m# b3 u/ d  Q. H6 ]7 y
. K6 p+ O7 V( _% E8 T2 n

4 `6 U& g  Y& I) S$ z; B: n- g3 d
/ k+ p6 Y; X" r2 O% P! d9 D' j$ r: V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随手扫一扫

手机版|小黑屋| 绿色生命 ( 沪ICP备09034403号 )  

GMT+8, 2017-11-23 09:33 , Processed in 0.152203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绿色生命

Copyright © 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