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查看: 152|回复: 0

巨大的痛苦面前,失独父母何去何从……

[复制链接]

285

主题

287

帖子

188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86
发表于 2020-12-20 08: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7 Z" L" W2 b/ G  G7 M) z8 E/ t
2 [1 h1 n+ I4 M. ~6 I
9岁女儿意外去世,老公半夜发1000条微信骂我,我崩溃了......
( x* P0 l! P) M0 ~. l
以下文章来源于写故事的刘小念 ,作者刘小念
7 P3 O8 |- J8 v! z6 \6 s

我是刘小念,一个写故事的手艺人,也是一个二胎妈妈。著有作品《二胎时代》《煮妇炼爱记》《呼吸》《创业情侣》等。


' Z- |- [3 X; X
吉米老师前言:巨大的痛苦面前,失独父母何去何从……

( L1 y  W5 T8 L5 @% c% ?: Q. c+ }' |
真实故事
) e, V% d+ I+ W: W4 E" }7 _6 Z
原标题《失独后,我以为和老公的婚姻完了,是女儿从天国拯救了我们》来源 | 写故事的刘小念(ID:xgsdlxn);文 | 刘小念

% ?5 ]  `, H7 j3 G$ v
: `4 z9 V0 V/ D  i" X

# u( J5 Z7 {  n# ~2 i8 x7 D6 B
1
/ m' n8 A9 s* @" ~9 a0 w
这是一个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 v) [3 [, l3 T2 C( y( B
2015年,上小学四年级的女儿在上体育课时,突发急性心肌炎,猝然离去。
  C$ _) Q7 N5 E2 R6 H. N3 }
她才只有9岁。

* |  T; `! n* |  x5 O1 W! \* _
失独之痛,我不想形容。接下来的日子,没有最难,只有更难。

* _6 Z: Q0 }2 l& T# [
生活需要继续,但我和老公沈河的日子却难以为继了。
; m5 P1 j# v/ ]0 n; A" `8 j* n  G9 \
2

3 i. j* J$ }8 T. n; p
女儿出事后,校方第一时间叫了救护车。
( @2 z, q! ]0 P6 B; M" a8 o
她的体育老师、班主任、校长跟随救护车去了医院。
, U  w/ b6 ]9 X2 e
我和沈河分别赶到时,三个老师已经哭成泪人。
) ]" n" ]$ C# ?
看到他们的样子,我就知道女儿没救了,整个人的脑子顿时也空了。

9 ^7 w" x6 a% ?5 P" R9 X
而这时的沈河在医生面前长跪不起,求他不要宣布死亡,求他再抢救一下。
0 A! G+ T0 s9 f& N
他说:“医生,求求你们了,我女儿才9岁,求求你们,我给你们跪下了。”
. t& J5 i3 l7 k6 E* r- r' Z1 M: h
沈河是个IT男,这辈子我从没见他那样不冷静过。
) @& u5 z8 w8 p7 ~. w
那天,当医生宣告女儿的死亡时间后,他起身打了体育老师。
/ I- t5 F5 w5 ?* }8 R+ z1 P) J' V
最后,是医院三个保安合抱,才拦住了他。

. A: i( l9 N) C3 L4 A4 ]0 c
而他,还一直哭喊着要学校为女儿偿命。
. h: l2 r% n, g+ @
640.webp.jpg

/ c/ ^0 @" W* }* n0 R, _
3

& h  u! N8 ?5 q& a
女儿是沈河的心尖尖。

  P1 j" ~- f: p; X2 P3 ^4 [
只要他不出差,接送、辅导功课永远是他的任务。
: s! V3 Q( K/ G" Y: A
人前沉默寡言的沈河,在女儿面前是个话唠,而他,也是女儿眼里的超级英雄。

3 T& i6 @2 z5 ]+ R7 b) h0 `
他以女儿为主角,为她量身打造了一个童话般的网游世界。
1 |4 z! ], S! A" m3 S2 E
每天写完作业,他都会陪女儿在那个世界里遨游。
8 T7 e: ~( G, y- ~& w0 _) v
没有了她,沈河的世界塌了。
$ D2 q, M2 t& u. w6 Z! l
同时坍塌的,是我们的夫妻关系。Our relationship as a couple collapsed at the same time.

8 N' R" U1 q+ u* k. s7 f; L$ E
痛失爱女,我长夜当哭,再不曾完整地睡过一个安稳觉,盼女儿入梦,可每次,又都从梦中哭醒。
+ O7 S% g+ Y/ P7 S9 |3 [
尽管单位给了我一个月的假期,可出事一个星期后,我就上班了。
- o( [4 `! ?& @
作为银行柜员,我每天八小时跟各种客户打交道。

+ h3 J" X( B3 @; p5 R% F: d
我感恩这种忙碌,也感谢职业要求我微笑服务。

/ o/ z1 r3 M% |
当我必须微笑着接待客户时,我会觉得自己看上去跟别人没有区别。

, N5 x: G% ]7 ~2 B& M( d
我不想跟别人有区别,这样,我就不会被人用同情的眼光安慰。
  G: G5 j* I* [# D, Q
这样的痛,任何安慰都起不了作用。This kind of pain cannot be relieved by any comfort.
* Y$ F7 J! A8 s8 `2 ]' {
2.jpg

4 |9 I2 p( _# u4 D6 O9 n
4

3 d6 V0 V2 z* b0 l' D
但沈河不一样。
. }+ M+ s: `/ S/ C- x1 z/ }/ B/ [! S
失去女儿,他必须为她的离去找一个责任人。
* U+ r+ Z: }; s
他先是找校方、老师、同学,但所有证据都表明,女儿的离开就是一个意外。
( e  A' I, p* l: o) S- H2 }
而且,女儿走了,老师和她的同学,都非常难过。
0 S( M$ s" K0 {: r5 ~9 s: p
沈河如此纠缠,最终只会变成无理取闹。

1 p  q& N% r% A9 p& o/ v8 V
我试着劝解他:“老公,不要再找学校了,那只会让你更伤心……”
7 v# w% x3 e1 Q6 h$ y* M0 W
然而,不等我说完,沈河已经怒不可遏。

2 }$ e; J0 z6 g/ C0 M* @, F8 x
“你可以选择逃避,但我不能让女儿就这么平白无故地送命,她才9岁……”
  a, M0 x% R9 A' E2 O- {
沈河说不下去了,跑到女儿卧室里,号啕大哭。
) y' h  M4 d6 f* w* p% b5 W
5
: ^1 [; N# d$ ^+ H; x. [' C
我不知该如何劝慰沈河,也在他那里得不到任何安慰。

/ I# n( r) V' U& |$ B* F6 x
他觉得我照常上下班,见人依然微笑,是我的无情。
' W/ ?& {, s2 L( a: ^& D6 W
甚至后来连我早晨洗漱照镜子,他都会苛责:“女儿走了,你还有心情臭美,你是她亲妈吗?”
0 V8 _' s! Q* d8 f* D/ }$ V  Z
而且,沈河不仅对我苛责,对自己更甚。

  I5 b, a: x& x' q) K0 k
他拒绝添置任何新衣服,甚至一个月才刮一次胡子。

, m4 V3 n& `: r
女儿出事后,他几乎很少去单位。

3 L# j4 X7 A9 O' e! X0 M) G
终于有一天,人事找他谈话,不等人家开口,他直接怼过去:“不就觉得我影响你们了吗?我不干了行吧!”

( N2 j; |2 S- s) H2 D+ g! L
失去了工作,沈河把自己关在女儿的房间里,可以一整天不出来。
. F0 ?/ d) y0 ~. ~3 H% a' c
无论我如何敲门,哪怕是求他喝口水、吃口饭,他都不肯理我。

3 a' ]; d, a* E/ ^2 ~
没有了女儿,他把我也隔绝在自己的世界之外。Without our daughter, he isolated me from his own world.
& B5 K1 A2 Y/ ~/ G
3.jpg

- M' @. C  ]5 U( k
  6

. h' F6 P' d& J: W4 U9 A
我一次又一次尝试着劝解沈河。

- ^9 i& U0 Q' W+ g$ I& t+ c# ~2 O
刚开始,他只是不理我,后来,只要我出现在他面前,他就会冲我咆哮,说我不配提女儿。
3 k) s) `9 ]  r5 `
他不许我收拾女儿的东西,更不许我进女儿的房间。
' X' c1 g4 f" K5 o( B1 i) h
他说:“你知不知道,我对你有多失望,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冷血的妈妈。”

' D3 E5 n- T3 f6 |# S* i
对此,我从不辩解。
) h/ V( x! |. O6 X3 O
因为我痛,所以我知道沈河有多痛。

2 `4 y5 W6 G' R( v; y3 p
我以为他需要时间。
, r8 X/ b$ [8 S% ]& n. ~, o
可是,时间并不能抚平他的伤口,只会增加新的悲伤。However, time does not heal his wounds, but only adds new sorrow.

3 ?9 D& u& C) ?) o! j
7

6 _) {4 \6 P& g- @! j$ R
; O5 I* t3 |7 ?, ~
有天晚上,沈河在女儿卧室里循环播放了一整夜的音乐,都是女儿生前最喜欢的歌。

8 N! H& v8 {9 M7 L; D6 b
他把声音放得很大,邻居半夜来敲门,我只好跟人家道歉。

2 F& w7 @( P. P( o
我劝沈河小点声,他大喊道:“我在自己家听歌,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4 B. X1 |+ O6 \$ H
我只好楼上楼下的去道歉,向邻居说明情况,并承诺一定会想办法。

8 {; b- x+ N' P' w! K
那一夜,听着那曾经熟悉的音乐,我流泪到天亮。
: O  e. f9 G4 J
7.jpg
& v* O8 u& Q, t; f! U6 X) u
8
" f, R8 u1 ?  W  s; B
第二天早上,我把早餐做好后,叫沈河吃饭。

  L4 A$ X8 T. D
他出来,把所有的饭菜都打翻了。

6 L- g7 @% D& q$ t! T  K/ d
他问我:“你为什么要跟那些人道歉?咱家都这样了,你还想着吃饭,你怎么不去死?”
8 p6 l# _  r& I; h3 d  q% t
他越说越激动,开始推搡我:“赶紧从这个家里滚出去,女儿没有了,我永远也不想再看到你。”
7 ~) S9 M% J; r
那天,沈河像魔怔了一样,不分青红皂白,不顾我穿着睡衣,就把我推了出去。
. d* z& f, Y3 ?7 L2 h1 d
不管如何哀求,他都不肯给我开门。

8 |4 G! G  m  P8 I" f- X0 d
好在,我手里拿着手机,一直等同事帮我送来工作服,才穿着去上班。

% i/ a) C& q9 C  M  B6 U: G3 h7 m
等晚上回来时,沈河已经换了门锁。

! u5 F& P# _  d
我给他打电话,他不提开门的事,只是用绝望的声音说:“女儿走了,你从来没为她做过任何事情,你不配做她母亲,我这辈子都不能原谅你……”

/ ~7 i7 x0 b2 I4 p  v8 x
是的,沈河找不到任何出口,只能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如果这样能让他好受些,我愿意承受,因为我懂他的悲伤。If this makes him feel better, I am willing to bear it, because I understand his sadness.
9 b7 [& s- z( [+ T
8.jpg
7 z8 Y: |2 L& o5 f2 ~! ^% K5 C
9
- H, w6 M+ P5 ?/ l
# J, n5 O0 r4 _" |9 v
那段日子,我租住在离家不远的宾馆里。
) _# W+ n7 e2 R/ ?8 r/ a1 K
爸妈不在本地,我也不想给朋友添麻烦,只能一个人独吞这所有变故。
- w$ J' a7 p6 u) }' Q
每天夜里,沈河都会给我发女儿生前的照片,他睡不着,也必须让我失眠。
0 Y" k7 h" E! b5 S
我安慰他:“如果女儿还活着,她绝对不愿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5 G' G( b2 O8 x) X( P) y8 B8 X
结果,他一夜间给我发了上千条微信,只有一个表情:一把带血的菜刀。
: |$ a/ E; Q: ~7 Y
我知道沈河的心里病了,我给他找了心理医生,可他拒不见面。
- A6 O6 q1 X  K4 C' n
我问他到底想怎样?

+ M; k4 W* y4 b! \# s: K, _; r
他说,我要和你离婚。

5 R6 b. G3 l3 A
我同意了。

/ U1 ?8 g' Q# ^5 G
女儿不在了,我不认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值得我去争、去抢、去解释。
, d" v, V( \4 B0 R3 a
但我知道,恨也是一种支撑,沈河就是靠着这股恨意来死扛。

( B5 q, F5 N; S
那么,我成全他,最后的成全。

' E2 ?3 h" P# @; f9 `7 k
9.jpg
8 j" n+ i7 G) p0 S% @
10

' d" K# K, L" `& e) P& P
就这样,女儿没了,我们的家也没了。 Just like that, our daughter was gone, and so was our home.

# m+ o2 C9 D! C( b6 q
我和沈河面对人生这场最大的变故,彼此的反应难以同步。

" _8 v2 }  [* ?/ x* d
我悲伤,但不愿表演悲伤,我宁愿平静地绝望。

- p8 Q  X. w- S8 \3 F9 J9 |
而沈河悲伤,必须宣泄悲伤,他需要找到背锅侠。

7 @! U; s: L& e( c2 F0 b% h( b6 ^: e
这样的我们,注定很难再共同生活下去。

3 i* |& C$ d( e0 v  S; }% P4 m
不如分开,各自用自己的方式去慢慢淡化这场悲剧。
: u1 r; g) q7 k* O! o  U0 [
11

0 P: g/ q' a4 v- O' I+ l
离婚后,我每天像平常一样上班下班。
, {" y6 o) n3 M
周末,我加入了义工团队。

8 j# K, X7 I( P# Y
有时去海边捡垃圾,有时去福利院帮忙,有时会走访贫困家庭。
: t6 t$ E( i/ q. F2 w
忙碌,会让自己显得充实而有用一点。
* q5 E6 ]" v# c  J& o  }3 ^% ]/ c
只是,每次想起女儿和沈河,心一下子就空了。
$ R; ]* L3 k8 x! }, |# B
我知道,这就是我的余生。

* K% Y6 e! C! `6 d( U5 J
有些事情发生了,谁都无力回天。
' I; j9 ~1 O/ w( Z
11.jpg

% B/ H% Q. ]. L" h; A* @
12
. S5 a. n+ W) G( E# G2 O8 M
没想到的是,一年后,我会在义工团队里遇到沈河。

7 |1 [( B7 ]6 S+ m" }  N
他瘦了太多太多,看上去就像纸片人一样。
" H' ]2 s! Y& l* r# y7 O3 G2 \
看到我,他也有些意外。
: Q  q2 Z# _" I  x% I  Q
但更意外的是,他主动跟我打了招呼。

8 s6 C. q- t7 M8 M- o" U% v
“你好,陈曦。”听上去,更像是陌生人间的客气。
( \/ c, Q  O3 y6 z
“嗯,你好。”

( M! r1 T* `$ I" `
然后,我们就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0 r! H- ]6 \( F, E5 Q
后来,十几个义工一起帮福利院的花坛做清理,又种上花草后,有人提议一起合影。
+ F" L2 l4 v& N0 ^5 S+ X
但这时,沈河默默离开了。

& @/ q$ X4 E% s" p% s
有人小声议论:“这么不合群,来当什么义工。”
' T2 @4 g2 c, h# w% n
“是啊,整个人都怪怪的,还挺清高,以为自己是啥名人,还不跟别人合影。”

% y8 s: A0 M+ p+ u( f& J# ]# E  m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了那些话觉得非常刺耳。
7 x1 ?1 E& e3 t0 E3 y
“你们最好别这样背后说别人,因为你不知道别人经历了什么。”
5 W  p* i5 K$ k8 P% S
平时很少说话的我,那天当着大家的面,替沈河说了话。

7 L3 ?3 q9 Y. c& j4 T& H9 P
12.jpg

2 w* `% m  Z/ s0 {: K- \( L# x
13

1 I* H% n: f. L, k. e
后来,我沿途追上沈河,并跟在他后面走了很久。
8 P) B- }+ }! U2 H- v1 H) J6 q
他只是在走路,几乎不看路。

2 `! p3 A5 n# M7 m; z
有好几次,他差点被右转的车辆刮到,司机拼命按喇叭,但他就像没听见一样。

$ x+ o1 b' d  U8 K
我亦步亦趋地跟着他,眼泪滴滴嗒嗒地往下流。

* k) V0 P! L" ]' s
马路上人来人往,谁能知道,谁经历过怎样的悲欢?

4 z- @3 s. z1 k/ L( @4 ]8 U* X
而那疼痛如初的失独之痛,除了我和他,跟这世界、跟别人根本无关。
+ o$ C! |/ J1 m2 C, j
我们是彼此唯一的知情人,可我们却走散了。
, g: E' x9 M( m# _
13.jpg

8 C& B; n& O, |9 ?
14

+ z1 a, _8 m0 s1 X! q
那天,我哭着跑上前去,从后面抱住了沈河。

% y0 F7 P0 ?* g$ x1 S- L8 [
他的肩胛骨硌得我生疼,我怎么都忍不住自己的眼泪。
4 i& `# S0 n% \
自女儿离开后,我们从来就没有拥抱过,更没有抱头痛哭过。
; p. v' t9 d4 e: I3 f$ D
但那天,我失控了。

/ C  V! w; _" F( o0 g
我几乎是哀求他:“沈河,我们复婚吧,我一个人真的承受不动了,哪怕你继续怪我,我也认了,至少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让我可以跟他聊聊我们的女儿……”

" E8 a4 l2 m# L$ V2 x3 ~
我以为,沈河会拒绝我,可他回过头来,紧紧地抱住了我。
. h) @! K8 i) n1 o; {8 g- @$ o
他呜咽着说:“老婆,对不起,在你最难过的时候,我却只顾着自己伤心,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女儿,我才是最不配做她爸爸的人……”

2 `% z' S2 F- _# Z8 Z& b0 h( R: p
那天,我们在街上哭得像一对傻子。

  p& K0 u& _% e( C- k
那天,也是我们第一次真正接受女儿的离去,第一次看向对方那心里的苦痛深渊。

% G( Y. |# U! A7 Z8 C9 ?+ _
此时,女儿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
; l) ~2 w. b' B" o; W: V2 y
14.jpg

: r! r8 j6 {7 }* K* T6 T4 |3 b# d
15
5 F& W) x; I) h1 M6 t- ~( t
晚上,一向讷言的沈河跟我说了许多。
% p" o) _% h2 b+ z! V* g- g$ Z
我们离婚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靠翻看女儿的相片度日。
4 V1 o" g+ O5 R! A' d
直到有一天,他走路时撞到了一位阿姨。
$ w1 k: I8 }% Y
那会的沈河,内心只有自己的不幸,觉得全世界都欠他的,连一句“对不起”都不肯说。
) T7 D% {8 i8 @+ y$ Y6 U
而那位阿姨也没跟他计较,一直说,没事没事。
2 P  k# T- \7 Y4 }
可是,跟阿姨一起同行的人却不愿意了。

" i( {/ g3 l9 [6 p. C+ x8 i
争讲之间,有一个人扯着沈河的衣服领子,吼道:“别以为她没了老伴、没了儿子就好欺负,今天你如果不道歉,就别想走。”

* L) ]9 `0 K; s) L, B
那句话,似乎把始终处于激怒状态的沈河惊醒了。
# J; C) [  Q; w" x) _. G
大街上人头攒动,你永远不知道别人的故事里,有着怎样刻骨铭心的遭遇。
2 F) Z/ d* |5 Q6 Y
却原来,这世上,从来就不缺少不幸。There has never been a lack of misfortune in this world.16
, Q4 M' t1 ~) f: B
也就在那一天,沈河决定走出仇恨的玻璃罩。

$ G+ f8 ?0 i6 j' J$ d& K
说来像有天意,当天晚上,他回家第一次认真整理女儿的遗物时,在女儿的摘抄本上,看到这样一段话:
6 Q3 j( a; O  v( F7 `
“即使说了那么多丧气的话,也一直在努力生活啊,表面泄气就好啦,一定要偷偷给自己鼓劲儿。”

" A% u5 V2 b7 ?$ Z$ Q! C# m. K
而这,居然是女儿摘抄本上的最后一条。沈河甚至认为,这是天国的女儿写给他的留言。
3 g5 N8 a1 e5 i7 y5 Z
17
  I, d" v- N( f- [. _. }& ^* _
之后,沈河开始出去找工作。
9 J. Z+ u# B" b% g
几经辗转,他还是回了原来的单位。
, H! a" D" l: J+ F4 V: |0 o
彼此知根知底,也算是一场久别重逢。
3 v3 T% W# q. Q3 Z; O- n2 _
沈河曾经想去找我,可他觉得自己伤我太深,无颜见我。

# [7 h) ]0 U% Z0 W; \: l
后来,他报名了义工团队,没想到再次遇见我。
  K& ]% `; Y  q
那晚,我们坐在女儿的房间里,一边整理,一边说话。

+ y  x, H, Q5 I6 \) l
回忆起女儿生前的点点滴滴,仿佛我们的孩子没有离开,只是远行。
; E5 s& n6 Q* i! a0 x
而我们也似乎从未分开过,只是一对怀念远行儿女的空巢父母。

4 y% ?2 }- c% W$ g
17.jpg

3 _7 q% Z! h9 ~8 o/ b  b5 s5 e7 r
18

; I$ J' A$ O% H
复婚后,我和沈河自驾游了一次。

  o5 e  ~5 l* k2 w( n8 g8 ]9 P6 O
这也是两年来,我们第一次真正打开心门,走向外面的世界。
9 R$ l. n7 ^1 [. E- E# _5 G8 P
在内蒙库伦旗的沙漠,我们看到了一片绿洲,那不是普通的沙漠绿洲,是一个叫易解放的母亲,在失独后,用了整整15年的时间,在27000亩沙漠中,种下500万棵树。

) e+ q% [' v+ ~
她来时,黄沙滚滚,现如今,郁郁葱葱。无边无际的树林,让我和沈河流连忘返。

4 C3 C/ Q5 ~6 L1 p& h+ w! h
原来,还可以这样去面对痛苦!
5 D$ O% F! M& T, |8 I, t- a
跟这位失独母亲相比,我们对女儿的爱,太狭隘太局限。
# {& y  K) K2 z# ^0 `6 D
痛苦不是对孩子最好的纪念,敢于活得有力量、有分量才是。Pain is not the best commemoration for our child, but daring to live powerful and meaningful is.
; [% }4 `* c! Q) n
18.jpg

/ y1 n& o5 d! n
19
; k; c3 H, {6 ^1 f( U" j& e
内蒙归来,我和沈河每天除了工作,开始练习跑步,修复我们被忧伤透支的身体。
& s7 C% D/ x! W/ j/ T& J) G1 D* I: k
我们还收养了一只流浪猫,取名叫贝贝。
; O) P! X+ M2 ^+ g' N) e
每个周末,我们依然会去做义工。

- N2 B* k5 n5 v: x7 m8 _
沈河还找了一家少年培训中心,每周义务给孩子们上一节编程课。

* t* r, J$ Y! i( u8 [
他在上课,我就带着贝贝在附近的公园遛弯。

+ |3 O4 X7 X3 V6 R) h% y
他下课后,我们仨一起散步回家。
# K: R/ t& M% d& i6 p/ ]& K% l8 ~/ g! h
很多朋友见我们和好如初,纷纷劝我们趁着年龄和身体还允许,生个二胎。
' w- [" T# N' O( M* ?5 m9 R
对此,我和沈河的态度无比一致。
! ?) R4 C( z4 W8 O4 g3 x5 x
悉听天意。

" s+ v2 D2 Z0 s& k7 J: x- D/ W$ C% T
20
% ?3 i# ?$ h4 ]+ n: q8 g+ n
生活的最佳状态就是,冷冷清清地风风火火。

; S; D: v5 ]3 N
现在的我和沈河,好像就在这样活。

* R' z" u( A4 l4 @2 H6 w7 c! o* C
历尽劫数,尝遍百味,努力让彼此活得干净、生动、有爱。

: Z% _0 [  F* S' Z7 ]
尽量与孤独签署一个体面的约定。

/ n: g. ^$ C2 G* M: `/ k
只有这样,每次想起女儿,我们才敢觉得,还配当她的爸爸妈妈。

* R% `* [2 J9 E
原来,痛苦不是对孩子最好的纪念,敢于活得有力量、有分量才是。
9 e1 b$ q) T) Y' m
世事艰难,我们依旧要肩负一切好好生活,因为爱的人会因为你的难受而伤心,生活也会因为你的沮丧对你雪上加霜,所以,我们不能轻易投降。
5 C! z. d  a, i  t
点个在看,并分享给更多朋友一起看看,愿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都能被岁月温柔以待。

) Y: D/ p  X/ K* b8 }
作者:刘小念,一个写故事的手艺人,也是一个二胎妈妈,专写婚姻内外那些事儿,著有作品《二胎时代》《煮妇炼爱记》《创业情侣》等,开设公众号:写故事的刘小念,回复“目录”,可阅读所有故事。

: a% d( F0 e3 R
; x. S* d% {+ @
7 v7 w3 A6 Z/ z$ `* H  G, `! 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随手扫一扫

手机版|小黑屋| 绿色生命

GMT+8, 2021-1-23 10:16 , Processed in 0.02320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绿色生命

Copyright © 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